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风中叶语 ppm1947

风牧思云书蔚蓝 中天曦月四季弦 叶舞绿风花果梦 语逸心声诗韵远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闲话城市地下工程(愚翁微谭之六)  

2015-06-28 14:49:1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闲话城市地下工程(愚翁微谭之六)
2015年06月28日 - 风中叶语 - 风中叶语 ppm1947 
(青岛排水系统)
2015年06月28日 - 风中叶语 - 风中叶语 ppm1947
 
(赣州福寿沟)
  近日,我们常州最让人有感的不再是第一条地铁的施工,而是“200年一遇的特大洪涝灾害”——水淹龙城。“防汛一级应急响应”,我们政府的反应和运筹,抗灾第一线军民的应对行动,也是及时果断有效,让民众有感的。91年的内涝我们记忆犹新,这次更大更猛的暴雨袭来,没有造成恐慌,百姓生活有序,不能不说是一种进步。
  然而,“不合时宜”地看到《每日一读》的一篇文章,令人有了更多的联想——

  在中国,最不惧怕暴雨的城市,不是首都北京,也不是国际大都市上海,而是青岛。早在100多年前,德国人就为这个沿海的小渔村,设计了足够使用百年的排水系统。”顺着青岛栈桥海岸线以东约5米的地方,可以看到一个呈拱形设计的暗渠,高度约2.5米,宽度约3米,—个成人可以轻松地走入其间。”
  “德国人一共在中国青岛待了17年,没修别墅,没盖大楼,没……,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先把下水道给修了。没人看得见德国佬做的这些,基本上属于吃力不讨好。可是100年以后,全中国人都看见了:一个从来不淹水的青岛! ”
  感叹唏嘘之余,忽然想起2010年7月14日《中青报》的报道——
  当洪峰到达江西省第二大城市赣州时,遭遇的是这样一幕情景:儿童在城门口水滩里嬉戏钓鱼,买卖人在滔滔洪水边安然地做着生意。看起来,他们丝毫没有把“洪涝”当做“灾害”。
6月21日,赣州市部分地区降水近百毫米,市区却没有出现明显内涝,甚至“没有一辆汽车泡水”。此时,离赣州不远的广州、南宁、南昌等诸多城市却惨遭水浸,有的还被市民冠上“东方威尼斯”的绰号。一时间,效率低下、吞吐不灵的城市排水系统成了众矢之的。”
这一切的不同,都源于赣州市至今发挥作用的,以宋代福寿沟为代表的城市排水系统。
包括广东省一位城管局局长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都承认,城市排水系统做得最好的是江西赣州。不过,他略显不服气地强调,“这个系统也是古人留下的”。
    古赣州有都水丞刘彝,近代青岛来了德国洋人……恍惚间,“洋为中用”“古为今用”八个字突然跳了出来,我们城市工程建设的战略选择,核心理念,规划的轻重缓急,是否需要反省检验呢?
最能让上下人众“有感”的城市建设,不仅有高架、城铁高铁,地下的地铁风头正劲,我们常州的地铁1号开工不久,2号3号线已早有规划。“梅雨怪”不会让地铁“泡汤”,却实实在在给我们一个警示——地下排水系统的“先天不足”和“后天失调”,是常州,也是全国大多数特别是沿海城市一个“痼疾”,威胁城市发展和百姓生命财产安全的大“罩门”。岂能被这一“顽症”牵着鼻子,年复一年的疲于应对,无所作为?能痛下决心把“不惜代价的向这地下隐患开刀”作为国计民生“第一要务”,优先推进吗?!是为盼!

又附:曾有人问:“如果被带到一个陌生的国度,如何分辨它是否发达?”龙应台说:“最好来一场倾盆大雨,足足下它3个小时。
【施工标准】:青岛原德国租界区的下水道,在高效使用了百余年后,一些接口零件需更换,经查询,当年的公司已不存在,一个德国企业发来电子邮件说:根据德国企业的施工标准,在老化零件周边3米范围内,可以找到存放备件的小仓库。中方依建议果然找到了小仓库,里面全是用油布包好的备用件,依旧光亮如新。

2015年06月28日 - 风中叶语 - 风中叶语 ppm1947
 
(青岛地下排水工程一角)
2015年06月28日 - 风中叶语 - 风中叶语 ppm1947
 
(赣州福寿沟一瞥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5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